医学人文讲堂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医学人文讲堂

【北大医学人文讲堂青年学者系列4】张蒙:如何搜集资料——基于中国近现代医学史研究的个人经验

    

  

    

   2021年9月20日上午,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博士后张蒙老师在逸夫楼620教室进行了“如何搜集资料——基于中国近现代医学史研究的个人经验”专题讲座。讲座由陈琦副教授主持,博雅特聘教授张大庆老师担任评论人,30余位师生参与了此次讲座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本次讲座围绕近代中国医学史料的搜集活动、当代的史料搜集方法两部分展开。

  

一、近代中国医学史料的搜集活动

  

1. 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对于史料的认识

   张蒙博士首先从历史学的角度,向大家介绍了关于官方档案与私家记述可信度的观点。

 

   辛亥革命发生后,中国的历史学家对于之前比较通行的史料(尤其是所谓正史和私家记述)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北大史学系的孟森教授就谈道:“今从诸家文集中,推考数端,可见清代官书之远于事实。故易代以后,纂修《清史》,仅据官书为底本,决不足以传信存真。”他认为清代官书与事实差别很大,不足以为后代史家采信。

 

   北大校长傅斯年的观点则是二元互补,他说道:“大凡官书失之讳,私记失之诬……此犹官报与谣言,各有所缺。后之学者,驰骋于官私记载之中,即求断于讳诬二者之间。史料不可一概而论,然而此义是一大端矣。”认为官书和私家记载都需要兼顾,不可偏废。国学大师陈寅恪也持类似观点,他谈到:“通论吾国史料,大抵私家纂述易流于诬妄,而官修之书,其病又在多所讳饰,考史事之本末者,苟能于官书及私著等量齐观,详辨而慎取之,则庶几得其真相,而无诬讳之失矣。”认为官书和私家记述要并重。民国时期,曾经崇高的官书让位于更加多元的史料,这便是近代中国的历史学家对于史料的大致看法。

  

2. 医学史史料范围的扩展

   张蒙博士通过两个具体实例讲述了这一主题。第一个例子是北大医史系创始人李涛先生的研究《从戏剧中来看古代医生的形象》。该文较早地使用古代戏剧作为史料,来观察医生形象的演变,受到包括李约瑟等人的称赞。另一方面,受到西方医学的影响,在中国原本不被认为是属于医学的领域,被纳入到了医学史的研究范围中,例如传统的检验吏仵作,到了民国时期就被认为是所谓中国古代法医的一种形式。

 

   第二个例子是伍连德对于图像的运用。1911年3月伍连德出版了一套《哈尔滨傅佳甸防疫摄影》,利用图像来进行东北鼠疫历史叙事的重建。这与其希望利用最新的摄影术展示清朝在防疫方面的现代化有关,而同时期的日本和俄国也有类似的防疫影集出现。在1911年防疫成功之后,随着伍连德的国际声望越来越高,他于是打算把自己之前的研究写成一本专著来出版,希望可以挑战前人关于肺鼠疫的看法。比如,一般认为肺鼠疫来源于印度和中国的云南地区,但是伍连德认为说这个说法并不确切,肺鼠疫应该是在来源于中亚,它对于中国而言一个输入性而不是一个原发性的传染病。同样的,伍连德也希望通过图像来证明清朝在防疫方面的成功。例如在口罩的问题上,他试图用图像来佐证口罩在历史上有一个线性的发展:从中世纪的鸟嘴医生到19世纪中期德国人的防疫措施,再到清朝的东北鼠疫。伍连德推出的纱布口罩则是口罩进化史上的最新高峰。显然,史料扩展的背后不仅是因为出现了新的记录历史的技术,更是因为这些技术恰好可以被用来支撑新的看待历史的眼光。

    

  

3. 史料搜集的跨国网络

   随后,张蒙博士讨论了有关史料搜集的跨国网络方面的问题。

 

   目前易被学界忽视的是日本在中国搜集史料的跨国网络,比如石户谷勉的例子。石户谷勉毕业于日本的札幌林业学校,1900年代前后被派到朝鲜做研究。他在研究朝鲜林业的过程中,对朝鲜的本草和传统的医药书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和他的朝鲜籍助手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研究。这部分研究后来被韩国科学史学者李贞写成一篇很重要的文章——“Mutual Transformation of Colonial and Imperial Botanizing? The Intimate yet Remote Collaboration in Colonial Korea”,在这篇文章里,李贞讲述了石户谷勉是如何在与朝鲜人互动的过程中,抛弃了既有的帝国医学的叙事,开始转向所谓朝鲜本土医学的视角。石户谷勉后来被同仁会派遣到中国调查中国的本草,汇集成一本重要的书籍——《华北的药草》。这本书记载了大量关于中国本土的用药传统,并将之与朝鲜的情况做了对比。总的来看,随着近代帝国主义在全球的扩张,医学史料的搜集活动在亚洲也呈现出明显的跨国特点。

  

二、当代的搜集史料的方法

 

   在讲座的后半部分,张蒙博士向听众分享了当代常用的史料搜集方法和学术资源。

  

1.  常用的中文资源

   根据翦伯赞的说法,搜集史料的基本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方法是目录学,知道有哪些书可以用来参考;第二种方法是逐书搜求,把握书里具体内容的细节;第三种方法是从一种书的引用或者注解去追寻与这一史料有关的第二本书,即通过看各种前人的转述搜集相关的史料。这三种方法主要是应用于中国古代史的研究,但是对于今日我们的史学研究仍有借鉴意义。

   搜集史料常用的中文资源有:

   (1)     《全国民国档案通览》:可以大概知道全国3800家档案馆有哪些相关的材料;

   (2)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主要收藏民国中央机构的档案;

   (3)     北京市档案馆:数字档案馆开放档案查阅系统查阅方便且资料较丰富;

   (4)     上海市档案馆:档案目录可以直接检索到与医疗卫生相关的内容且可以复制;

   (5)     台北“国史馆”:可以看到包括国民政府卫生部在内的部分档案;

   (6)     北医档案:资源非常齐全,尤其是卫生、医学教育或、法医等;

   (7)     读秀:资源可以更新到距今前一年,而且有的电子版资源可以文献传递;

   (8)     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检索非常方便,大量文献直接下载;

   (9)     大学数字图书馆国际合作计划:有很多市面上看不到的书。

  

2.  常用的英文资源

   (1)     IUPUI网站:搜索西方医学在晚期到民国的资源必用;

   (2)     工具书 Christianity in China A Scholar’s Guide to Resources in the libraries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将美国各州关于基督教在中国的档案收集起来做了一个目录;

   (3)     洛克菲勒档案中心(Rockefeller Archive Center):可以下载部分数字档,或者申请复制;

   (4)     Wellcome Collection:数字资源;

   (5)     李约瑟研究所:关于抗战时期李约瑟在华的考察资料;

   (6)     Internet Archive:可以借阅西方的古典书籍和新书;

   (7)     Project Muse:疫情期间解锁了大量新书下载。

    

    

  

3. 常用的日文资源

   (1)     亚洲历史资料中心:查阅近代日本医疗卫生国家政策的必备网站;

   (2)     国立国会图书馆:可以下载到民国时期的日本书籍;

   (3)     J-stage:可以下载到19世纪末20世纪中期关于日本医学研究的论文;

   (4)     《日本医史学杂志》: 由日本明治时期的《中外医事新报》演变而来。2018年之前的刊物全部被电子化了,可以直接下载。

  

4.  其他资源

   孔夫子旧书网:拍卖区有很多重要资源。此外,艺搜里面基本上汇聚了国内大多数拍卖场的信息。

    

    

   供稿:甘霖

   审校:张蒙、陈琦